• <ins id='sbgtb'></ins>

      <dl id='sbgtb'></dl>
        <span id='sbgtb'></span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sbgtb'><em id='sbgtb'></em><td id='sbgtb'><div id='sbgt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bgtb'><big id='sbgtb'><big id='sbgtb'></big><legend id='sbgt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sbgtb'><strong id='sbgt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sbgtb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sbgtb'></i>
        1. <tr id='sbgtb'><strong id='sbgtb'></strong><small id='sbgtb'></small><button id='sbgtb'></button><li id='sbgtb'><noscript id='sbgtb'><big id='sbgtb'></big><dt id='sbgt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bgtb'><table id='sbgtb'><blockquote id='sbgtb'><tbody id='sbgt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bgtb'></u><kbd id='sbgtb'><kbd id='sbgtb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i id='sbgtb'><div id='sbgtb'><ins id='sbgtb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2. 縣長扶貧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0

              周縣長下鄉扶貧,目標是老弱病殘、孤寡老人和生活特別困難的傢庭,第一站去瞭經濟條件落後的吳官屯村。在村主任的帶領下,走進瞭特困戶吳瘸子的傢門。
              吳瘸子正在院子裡擇菜,見來瞭這麼多陌生人,手忙腳亂地站起來,疑惑地問村主任:"大兄弟,這……這是哪來的客人啊?"
              村主任手一指周縣長:"這是咱們縣新來的周縣長,在百忙中專門來咱村搞扶貧的。你是咱們村扶貧對象之一,縣長先來瞭解瞭解你傢的情況。"
              吳瘸子低頭哈腰地說:"謝謝縣長!謝謝村主任!"
              周縣長笑瞭笑說:"謝就不必瞭。關心百姓的生活,是我們的職責。下面我問你什麼,你就說什麼,要實話實說,若情況屬實,縣裡幫你傢脫貧,幫你傢渡過難關。"
              "好的,一定一定。"吳瘸子點頭答應著。
              這時,吳瘸子的老婆趙大花從屋裡出來,熱情地說:"當傢的,縣長來瞭,不能在院子站著呀,還不快快讓進屋裡坐。"
              吳瘸子一擺手:"你去屋裡搬幾個凳子來,就在院子裡吧。屋裡,屋裡哪進得去人,又臟又味的。"
              "縣長大老遠的來瞭,坐在院子裡,多不禮貌呀!"趙大花堅持著說。
              吳瘸子一瞪眼:"叫你去你就去。再去燒一壺開水來,把我喝的那花茶也拿出來,快去。"趙大花沒再言聲,轉身進屋瞭。
              周縣長坐下後,瞅著吳瘸子住的幾間破房子,跟吳瘸子說:"你傢這房子實在太破爛瞭,也該翻蓋瞭,沒有錢,政府可以資助你。我們今天來呢,先瞭解瞭解你傢一年的收入情況,你一項一項地告訴我們,哪怕是賣瞭一斤破爛錢也算,隻要是你們傢的收入就算,若符合扶貧條件,回去馬上就辦。"
              村主任補充說:"咱村就給瞭一個名額,僧多粥少,對全村村民像過篩子一樣,我過瞭一遍又一遍,你傢在村裡算是最窮的一戶,把你傢收入情況實話實說就行。"
              吳瘸子低著頭略加思索,然後把頭抬起來,說:"傢裡養著12隻柴雞,有兩隻公雞,每天平均下8個蛋,每月大約是240個雞蛋,每個柴雞蛋賣一塊錢,每月收入240塊錢,這母雞每年下蛋旺期是半年,到年底兩隻公雞能賣200塊錢,每年養雞的收入約是1640塊錢;每年小麥收入2000多塊錢,玉米等雜糧收入2000多塊錢;農閑時撿拾破爛收入1000多塊錢,收入就這些。"
              周縣長聽後皺瞭皺眉頭,又問:"說說你們傢每年有哪些支出?"
              吳瘸子應瞭一聲說:"我是個病秧子,常年吃藥,每年的藥費就4000多;村大人多,每年婚喪嫁娶隨份子就得1000多;電費、油鹽醬醋1000多塊錢……就一個女兒,考上瞭大學,傢裡沒有錢,沒去上,還在傢裡待著呢。"
              周縣長聽完後說:"老吳啊!你們傢還確實夠上瞭特困戶,一年的收入遠遠不夠支出的,夠得上扶貧戶。幫你傢脫貧,我們回去就辦。"
              "當傢的,你還有一項收入沒說呢。"趙大花從屋裡跑出來嚷著說。
              村主任先是一驚,瞅瞭周縣長一眼,然後拍著吳瘸子的肩膀,紅著臉埋怨說:"你要是隱瞞瞭事實,這就是你的不對瞭。"
              再看周縣長的臉色,不如剛才溫暖瞭,吳瘸子皺著眉頭,說:"我沒有隱瞞什麼啊?已經都說瞭,這個娘們純粹胡說八道。"
              趙大花認真地說:"你就隱瞞瞭,還鐵嘴鋼牙。"
              周縣長問趙大花:"你男人究竟隱瞞瞭什麼?他不說,你可以說出來。"
              趙大花說:"一開始,縣長您就說瞭,隻要是傢裡的收入就算。前天,我女兒訂婚,男方給瞭20萬的彩禮錢,這錢也是我們傢的收入啊!"
              周縣長對吳瘸子說:"這項收入也得算。恭喜你們傢,不屬於扶貧戶,女兒已經幫你傢脫貧瞭。"他回過頭跟村主任說,"再找新的扶貧戶吧!"
              趙大花接過話茬,指名道姓地說:"那你們就去張麻子傢扶貧吧。他窮得三個兒子都還打著光棍兒。"
              周縣長微笑著,向趙大花投去贊許的目光,默默地感慨道:"多好的村民啊!純樸善良,心裡想著他人,姿態高尚心靈美。"